联系电话:400 838 0100
招商热线:0755-3336 2168
信息技术如何促进教育变革(2)

大数据将使课程“量身定制”?

  大数据的应用,是当前“慕课”的特点,也是未来应加强的内容。这是一些实践者与研究者的观点。

  Coursera发展团队中国区业务负责人伊莱·布林德博士介绍说,他们的平台会给教课的教授提供数据分析工具,通过这个工具,教授能够看到有多少学生看了他发布的视频,学生看了几遍这个视频,教师可以监测学生的表现,及时调节学习内容。他说,若学生不直接使用Coursera平台,而应用翻转课堂,平台上的数据则可以帮助教师甄别哪些是学生已掌握的内容,哪些是学生需要进一步练习的内容。数据分析工具还可以应用于学生开展互评,比如,可以通过数据把那些花了不到一分钟就给出的评价去掉,只取可靠的学生评分。同时,从研究者的角度看,平台记录学生的所有行为,可用于对不同教育问题进行深入研究。

  美国新媒体联盟执行总裁莱瑞·约翰逊博士提供了一种更加深入的观点:“慕课”还远远不能被称为学术界的变革创新,这份荣誉属于更具颠覆性和深远性的改革——大数据及其应用。大数据将会让教育机构通过预测工具来提升每个学生的学习成果。这种应用可以在学习过程的每一步收集和整合数据,参看这些数据进行课程设计,可以为学习者量身定制学习任务和学习模块并精准地送达。

  MOOCs的发展也将改变教育的环境。基于MOOCs的发展前景,北大副教授陈江对未来的教育形态进行了这样的设想:大部分老师成为教学辅助人员,部分老师转而投身科研;制作课程的专营公司会出现;大部分学校倾向提供非常精深、非常实践化的教育内容,以及为其他课程提供场地;判断学校好坏,要看其在网络上有多少选课学生;出现网络学习的第三方考核机构,对于学习效果有官方的认可;雇主可能更认同MOOCs证书,而不单看学生毕业于哪所高校;中小学不再盯着升学率,更重视素质教育,更多学生在中学里思考“我将来干什么”。

  不过,无论是实现“慕课”本身的发展,还是实现其对教育的改变,都需要“慕课”实践者们的不断探索。伊莱·布林德认为,“慕课”至少有很大的规模空间,他很有感触地说,韩国音乐录影带《江南style》在YouTube(美国视频分享网站)上的播放次数达到了近17亿次,若把点击者所有观看的时间加起来,长达2万年,而把当前所有Coursera用户学习“慕课”的时间加起来,仅仅是这个数字的三分之一。

  MOOCs的三个追问:

  MOOCs能否促进教育公平?

  虽然风行时间仅一年多,但随着“慕课”的急剧扩张与社会各界对“慕课”的关注,有关“慕课”的不同声音也开始出现。

  这种不同声音首先来自对“慕课”促进教育公平的质疑。

  使那些原本无法上大学的群体可以无障碍地学习大学课程,或者使更多人得以享受顶尖的教育资源,这是一些研究者总结出的“慕课”带来的颠覆性变化。不过,常年奋战在世界贫困地区一线的苗逢春却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。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发展中国家和欠发展国家,所以我们有这个角度的思考,即教育信息化到底能不能为全民增加受教育机会。”

  北京开放大学副校长张铁道表示,在教育信息化发展方面,从全球范围看,到目前为止的数字化进程还是“有钱人的游戏”,那些相对贫困、没有财力购买电脑的群体,以及网络运行没有保障甚至因财政困难付不起电费的学校,则很难参与到数字化教学的变革中来。这就需要国家在制定教育信息化发展规划时,对不同发展水平的群体,在资源投入及预期成效方面做出相应的制度安排。

  不过,对于“慕课”与教育公平的关系,lpl中国职业联赛竞猜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表示,MOOCs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知识传播和学习方式,其大规模、开放和在线的特点,已经为自主学习者提供了方便灵活的学习机会和广阔空间,但不能要求“慕课”解决教育公平的所有问题。

  MOOCs能否提高学习质量?

  莱瑞·约翰逊介绍了Udacity的管理者乔纳森关于“慕课”“成功率”的双重思考:“慕课”目前仅有5%至16%的完成率,并不理想,因此,MOOCs不可能是传统教育的有效替代品。然而,乔纳森也认为:“大规模中的一个小百分比仍然是一个大数目,如Udacity的“程序入门”课程有60000名学生注册学习,虽然只有14%的通过率,但还有多达23000人完成了课程学习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他工作过的4所大学里,“程序入门”作为大学基础课程,有史以来完成课程学习的学生总数还不到10000人。在管理Udacity的3个月里,他注意到,在这个员工不超过12人的机构里,其经费预算远远低于那4所大学的投入。

  能否真正促进学习质量的提升,这也是一些人对“慕课”的质疑。

  对此,莱瑞·约翰逊把关注焦点放在了“慕课”是否可以超越讲授式教学。他说:“MOOCs创始人斯蒂芬·道恩斯和乔治·西门子的设计理念是,大规模在线学习应该区别于传统的教学模式。”但莱瑞·约翰逊认为,并非所有的“慕课”都实现了最初的设想。每一个“慕课”提供者都提出了自己的模型。其中,有些课程采取了大量不同于从前的教学法和工具,包括混合式学习、开放教育资源、交互等,但是,有些课程却仍然沿用传统的讲授式教学模式,仍然维系传统的讲课模式。例如,Coursera就是立足于名牌大学著名专家流行课程的视频讲座,尽管这些内容都是高质的,但其传授方式仍然属于传统的教学方式。

  不过,有专家表示:“MOOCs刚兴起,任何新事物从出现到完善都要经历一个过程。即使是最先成立的MOOCs平台Udacity,到现在也只有两年时间。”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·轩尼斯将MOOCs的发展称为“一场数字海啸”,他表示:“我不能确切地告诉你MOOCs会如何变革教育,我的目标是参与进去,而不是静观其变。”

  MOOCs是否适合中小学?

  “慕课”是否适合中小学,技术能否代替教师,这也是一些研究者提出的疑问。

  李志民表示,学习大体可分为三类:第一类是人际交往类的学习,不应该成为学校的主要功能;第二类是知识传承类的学习,应该成为学校的主要功能;第三类是文明发展类的学习,需要系统的基础知识,需要灵感和洞察力、想象力、批判精神,需要相互讨论、启发等,也需要实验场地、仪器设备、模型验证等。从以上学习类别来看,MOOCs更适合高等教育,而中小学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教育,同时更是人格与道德的培养等,MOOCs可以作为补充手段,但不适合全课程学习。

  郝克明认为,虽然MOOCs主要是在高等教育领域,但对基础教育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。教师课堂教学的质量与中小学生的学习和成长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。而且这种网络学习的方式,还有利于学生把课堂教学的视频从网上下载后反复听,直到听懂为止。

(责任编辑:教育之星)


 

总部地址:深圳市深南大道竹子林四路教育科技大厦27楼 邮编:518040
400电话:400 838 0100电话:0755-3336 2168
Copyright© 2006-2013 lpl比赛下注-lpl中国职业联赛竞猜版权所有粤ICP备05027461号-1

 
在线客服
0755-3336 2168